冠亚体育_冠亚体育在线注册|首页
做最好的网站

我家欢乐的理工男

2019-11-05 15:35 来源:未知

我家的欢乐理工男

我家欢乐的理工男

图片 1

前些天看文章《家有理工男,是人生的一场悲剧》,让我对我家的理工男重新审视了一下。

偷偷说我家所有的景框都是晃的,床上面的晃得最厉害,我一说,人家就是过去把走廊里的扶扶正。电脑专家,我的新电脑整天冻住,每天早晨都白做了,怪不得没做好也要先发出来。

你是我的宝贝 | 目录

我高一期末考试,数学和物理加起来考了62分,可以想见,我当初以为只有文理科,还不知道文理科之外还有一名字理工科。我家的理工男首先让我科普了一下,让我的知识面变广。但是我却让他百思不得其解:就是闭上眼睛也不至于考这么点分吧?

---------------------------------------以上言论摘自网友菲儿天地的评论

上一章 | 09 骨裂

我恍然大悟:大哥,原来考试闭上眼睛会考得更好啊?!你怎么不早点说呢?

我自从看了菲儿的评论之后,就下定决心对理工男的光辉事迹挖掘绝对不可以停息,要持之以恒,坚持不懈,这一坚持不要紧,才醒悟这么些年来我真是生活在水深火热中,理工男的罪恶和南霸天是有所差距,但也绝对罄竹难书之列的。

(十)养伤

果不其然,一回到家大宝就被老妈一直叨叨,她爸虽然嘴上没怎么说,但也看得出很心疼。小宝知道妈妈受伤了,眨巴眨巴眼睛:“妈妈,你坐着不要动,我给你拿东西。”

“看看,还有小宝来照顾你,真是,这么大个人了,怎么这么不小心。我跟你讲,工作重要,但安全第一。”

面对老妈的不满,大宝嘴上讨饶,心里却乐滋滋的,充满烟火气息的幸福不就是这样。

她搂过小宝亲了一口:“真乖!”

伤了膝盖,大宝半倚在床上,电脑也放在了床上的小桌子上,敲敲打打了半天,总算把儿童性侵的事件整理了大概,为了写这个提纲,她也是查阅了大量的新闻和资料,大宝长呼一口气,打算明天去报社了给领导看一下。

拿起手机才发现何遇发了微信:我在国外出差,访谈等我回来再做。

大宝没想到何遇还愿意做采访,想说些什么又不知道怎么开口,最后干巴巴地回了一句谢谢。

放下手机大宝叹了口气,本来可以坦坦荡荡跟何遇见面做采访,一涉及到男女之事总归有些变扭。

她想起不知在哪里看到过的一句话,想让一个人记住你,那就去表白吧,不管对方接不接受,在他生命中你和其他陌生人是不同的,你是跟他表白过的人呀!

想当年她就是这样死皮赖脸走进陈钰柯的生活的,这一招果然是百试不爽啊。

“妈妈,你还痛吗?”

大宝给小宝掖了一下被角:“没有啊。”

“可是你叹气了。”

“叹气是因为妈妈想到一些事情,你快睡吧,小朋友多睡觉才能长高。”

“妈妈,你明天不上班是不是可以在家陪我。”

“谁说妈妈不上······”大宝一拍脑袋,她忘记自己已经请假了。她打开邮件,把写好的东西发给了领导,既然这几天去不了,那就先给领导看看吧。

难得养伤在家,大宝反而成了最闲的人。厨房里飘来阵阵骨头香,这是她老妈在炖汤,再过一个月就是农历新年了,前几天大宝爸爸特地采买了鱼和猪肉,晒成鱼干和腊肉。

大宝坐在阳台上晒太阳,腊肉和鱼干在窗外金灿灿的阳光里晃荡,晒出的油脂有那么一瞬特别明亮。

捧着茶杯喝了一口热茶,大宝眯起眼睛,充满烟火气的幸福感油然而生。

慢慢悠悠过了一天,实在闲不住,大宝开始着手整理自己的一些手稿,她的公众号陆陆续续发过一些文章,但更多的她都写在本子上了。

翻翻以前自己写的东西,有些大宝觉得好幼稚,有些则自得写得还不错,她将记录小宝成长的过程一类,其他一些杂七杂八的都放在一起,这看起来简单,却也花了不少时间。

脚不方便走路,多亏了小宝帮忙,他像一只小蜜蜂,听从妈妈的指挥,跑了一趟又一趟,最后母子俩摊在床上,相视而笑。

整理完东西大宝才想起来,查看一下邮箱,前天晚上发的文件领导应该是回复的时候了,但邮箱一片沉寂,毫无动静。

大宝想了想,给领导发了个微信,这个儿童性侵的话题她很有信心,也很想把它做好,所以急着确定是否有版面。

整整五天,大宝发的邮件和微信都没有得到回复,直到第六天上午,叮的一声,大宝看着冷冰冰的待定两个字一阵发呆,在报社那么久,她当然知道待定两字多半意味着已经被放弃了,不能就这样算了,她脑子里的第一反应是这个。

在老妈的苦口婆心下大宝才熬到第二天早上,坐上出租车就杀去了单位。

“周编,我那个儿童性侵的提案问题出在哪儿了?”

周挥挥手让大宝坐下:“不是骨裂了吗?怎么不在家躺着?”

他见大宝不搭话,清咳一声:“这提案花了很多心思吧,我看了很不错。可是你也知道,我们的版面有限,内容大部分先前都定好了,你这么突然,也不好办呐。”

大宝刚要讲话,周编就接着说道:“毕竟我们也不是专门做法律这一块的,我可以把它推动到兄弟单位去,他们有专门的法律板块。”

“周编,虽然涉及到法律,但我觉得这更多的是一个社会问题,如果放在专门的法律板块,关注它的大部分只会是专门的律师,受众面太小,我们的社会板块就不一样了,关注度更高。”

王头坚持说没有版面,大宝又说了几句,自知希望不大,就从办公室里退出去了。她坐在自己的座位上,还是有些不甘心,周编不放肯定有她想不到的原因,只是难道就这样放弃了。

办公室里的暖空调打得很高,大宝热得有些闷,连带脑袋也有些疼,她拍了拍了拍脸,暂时把这件事放下,处理起了堆积的工作。

虽然比前些日子好多了,但大宝的腿还是有些不太方便,她将重心放在没受伤的腿上,靠在柱子上一边玩手机一边等叫的车。

“怎么还不回家?”

大宝一抬头,是快半个月没见的何遇。

他好像是瘦了些,但精神还不错,西装笔挺,何遇的眼睛长得有些秀气,带了副金丝边框的眼镜,看上去竟成熟了不少,隐隐透出一股禁欲的味道。

斯文败类,大宝脑中飘过四个大字。

“你发什么呆?”何遇皱着眉。

“哦,我叫了车,现在高峰期,它有些慢。”

“我送你吧,走。”

“不用,不用,已经下单了,不好再取消吧。”

话音刚落,滴滴司机就来了电话,说是太堵了,要很久,确定大宝能不能等。

大宝还没来得及回话,何遇就将电话接了过去:“师傅,等不了太久,不用过来了,麻烦你了。”

“你怎么随便替我接电话呢!”

“别啰嗦了,有这功夫,我都把你送到了。”何遇拉着大宝要往前走。

“诶,别拉我,我走不了。”

大宝弯腰护住膝盖:“刚好了些,我走不了那么快。”

何遇见大宝瘸着腿,慢慢挪着,皱眉道:“咋弄的?又打架了?”

大宝白了他一样:“你才打架呢,我这是摔了一跤,磕到膝盖了。”

“都做妈妈了自己还能摔,你怎么带你儿子呀!”嘴上说着,何遇还是扶着大宝上了车。

“我又不是故意的!我家小宝健康活泼,不要太好哦。”

两人一路吵吵闹闹很快就到了大宝家楼下,何遇一开车门:“来,我背你!”

“不要,我自己上去。”

“全是楼梯,你确定?不要跟我说你是自己下来的,下楼和上楼能一样吗?”

何遇板起脸来还有些吓人,大宝没见过他这个样子,也不再说什么。

大宝趴在何遇的背上,两人没说话,她发现何遇的左耳下方有一颗小痣,大宝偷笑了一下,觉得自己发现了一个连何遇自己都不知道的小秘密。

大宝老妈开门的时候吓了一跳,一个人年轻的男人站在门口,要不是大宝从后面探出脑袋,她还以为弄错了呢。

面对老妈突如其来的诡异的热情,大宝却没说什么,何遇看了一眼大宝,笑道:“阿姨,我今天有事,下次有机会再吃饭。”

大宝见老妈嘭关上门,心头一跳,想逃回房间,奈何腿脚不便,走不快。

(未完待续)

下一章 | 11 心动

刚约会时,他告诉我他现在正在研发3G产品,为了套近乎,我故意装出极大的好奇:什么是3G?

先追溯回当初,理工男被我一认识就非君不嫁的招式给震住了,傻傻地呆在原地,不知如何接招合适。虽然觉得我跟物美价廉一点架也搭不上,但又不想错失白捡的便宜,哆哆嗦嗦勉为其难地从了。这一从不打紧,心底对这没有婚礼和任何仪式估计还有点歉疚,就用另类方式表达了一下。不管我走哪里,他就跟哪里,弄得所有的闺蜜都知道我老公属黏黏虫的,跟狗皮膏药一样沾着不脱。

然后就悲剧了,他唾沫星子乱飞,滔滔不绝,此处省略600字,不是因为少儿不宜,是因为不懂加没记住。人家最后关切的问:听懂了吗?我俱实回答:听懂了最后三个字。

家里电话一响,人家接起,只要是找我的,当然全部是找我的,不论男女,理工男留声机一般重复:我是她老公,你找她干嘛?当年我的大龄剩女俱乐部队友对着我吐槽一片啊:至于吗?不就是把自己白送出去了而已吗。有啥炫耀的?这和销售是有本质区别的,我们是根本不屑于采用你的烂招……可怜我百口莫辩啊,自己种的果子自己吞下。要知道我是百般不情愿这样的啊,尤其是碰到高富帅的时候,我一直就幻想自己依然小姑独处。

——最后是四个字,你怎么小学毕业的?

再跑到和他回家探亲时,去探望他嫂子的父母,大家热火朝天地聊,全是他家乡话,我只有全神贯注,不敢一点掉以轻心的努力跟着。理工男不仅不帮忙翻译,还在那里问我:刚才伯父说的啥?

幸好,我得手之后,对这些问题一概没有了兴趣,否则,这世上会多了一个疯子理工男。

幸好我机智聪明,用标准的南方普通话给翻译得赢来了满堂的喝彩,家人笑了个岔气:都搞不清楚到底谁是新媳妇?

我们买了一台电脑,那时电脑还属于比较稀罕之物吧。但是不知为什么,该电脑一到我家就开始鼠标乱串,根本没有办法点击。拿回卖的地方修了几次,理工男自己亲自动手外加同事帮忙,愣是没有搞定,后来我急了,给换了一鼠标,结果电脑好用了。但天下开始不太平了,每每说起此事,我都要借机冷嘲热讽一番。理工男气急得直说真是秀才遇上了兵。

自从我们移民后,理工男的特性就更加鲜明了,我们换地方去换车牌时,人家拿着那薄铁片居然不知如何处置,最后是去车行给了师傅十块小费才顺利换好,惊得我哑口无言,不过自此后,只要是类似事件,我就怀揣一把螺丝刀,自己亲自动手。每次干完之后,我都不免感叹:还好不是在北京奥运期间,否则为了省这十块大洋,我就只有去蹲大狱的份!

婚后和他第一次回他家乡,我被那一片片相连的黄色油菜花给迷恋住了。人家看我乐不思蜀样,想锦上添花:那边还有白色的油菜花。我瞬间凌乱:你干嘛指着萝卜花说是白油菜花,欺负我城里人没见识呀?我大伯赶紧解释说那归功于我婆婆觉得他读书好,就什么也让他不干,因此五谷不分。

之后什么买了GPS 不会用,任凭GPS 在车里枉自深情的呼唤,人家依然还是看着方向盘上的地图苦苦寻找类似事件就不一一赘述了,否则估计可以和我的长篇小说比字数。

TAG标签:
版权声明:本文由冠亚体育发布于两性话题,转载请注明出处:我家欢乐的理工男