冠亚体育_冠亚体育在线注册|首页
做最好的网站

【风恋】心中梦(小说)

2019-10-14 18:12 来源:未知

命运无情

难见真情说曹操曹操到,刘芳话音刚落就看到了麦杨子。虽然多年未见,他并没有变得很老,刘芳一眼就把他认了出来。他留着个象鸡冠一样高高竖立起的怪异发型,在一群年龄不轻的女人簇拥下,有说有笑地走了过来。刘芳判断那些女人都是跟他学跳舞的学员,看来麦杨子的女人缘还真是不错。刘芳叫了声 : 麦杨子。他也马上认出了刘芳,张开嘴刚要说话,看到了刘芳身边的凌芸,他就那样停下了脚步,半张着嘴不说话,双眼直勾勾地看着凌芸发了呆。刘芳指了指凌芸,问他 : 你们认识 ? 看美女看傻了吗 ? 这下把麦杨子闹了个大红脸,楞了好一会儿才反应过来,突然说道 : 这位妹妹看起来眼熟,难道是天上掉下来了个林妹妹 ?刘芳心里想,这又是个花痴,以为是在《红楼梦》里呀。刘芳和凌芸相处的时间并不多,每次在一起总会踫到这样的男人。最严重的一次是她们旅游时,一个20多岁的年轻小伙子认为凌芸是30岁出头的年纪,非要和她来场姐弟恋。凌芸无奈地对他说 : 我要是努力一点,女儿都和你一样大了。那小伙子最终还是不信,认为凌芸是瞎编的借口。刘芳说 : 这是凌妹妹,不是林妹妹,她不是来葬花,是来学跳舞的。麦杨子听了后不由大喜,连声说 : 太好了!太好了!忙带着她们到注册处报名交费,安排到了自己教学的班中,才放下心来,依依不舍地告别而去。麦杨子回到住处,心里却很不是滋味,觉得自己今天的表现大失水准。试想,游历在万花丛中,多少女人想投怀送抱,他都没有放在心上,更不要说身边还有一个比他年轻近20岁、死心塌地、不要名份也同居了多年的女人,今天怎么看到个老女人也失态了呢 ?麦杨子知道上老年大学的女性要在45岁以上,所以他把他的学员都看作是老女人。麦杨子决定在上第一次课时一定要扳回一城,让那个叫什么 " 凌芸 " 的领教一下他的高超舞技和高高在上的姿态。事情可没有朝他计划的方向发展。麦杨子看到凌芸来上课,心里就象放下了一块大石头。整堂课,他就像打了鸡血似的亢奋异常,把平常用广州话上课,改成了他说得并不太好的普通话。他不仅教学特别卖力,对每个学员特别和蔼可亲,还不停地赞扬他们学得好跳得好,让每个人觉得自己都够格当老师了。一些跟麦杨子学习多年的老学员不禁在心里嘀咕 : 麦老师今天是不是吃错了什么 , 表现得很反常啊!下课后,麦杨子的心情可想而知了,他又沮丧又灰心,自己怎么就控制不了情绪呢 ? 下次课一定要恢复到正常状态,麦杨子下定了决心。可是第二次课他上得更糟糕了。本来应该主要是他在前面领舞做示范,学员们跟着跳,可他没跳多久就迫不及待地单独和每个学员跳。能被老师带舞是每个学员的求之不得的,麦杨子却觉得自己就像《圣经》中的雅各。雅各到了拉班家,拉班有两个女儿,利亚和拉结。雅各爱拉结,为拉班工作了七年,愿得拉结为妻。但拉班却先许妻以利亚,于是他为得到拉结,又为拉班工作了七年。麦杨子好不容易和每个学员跳完,才终于轮到了凌芸。和凌芸跳舞时,他瞄到了她手腕上戴着一只白玉手镯,而她的肤色几乎和手镯的颜色一样白,又让他心猿意马,舞步都差点跳错。这还不算,有一次凌芸拒绝他带舞,他有点失态地当场大声斥责陪他教舞的女助理,怪她没有把新学员教好,女助理莫名其妙地挨了训斥,气得肚子鼓鼓的。事后刘芳问凌芸为什么不要老师带舞 ? 凌芸说,他得意地就好像个皇帝,对着一群后宫要雨露均沾,我偏不让他得逞,再说跳那么一下也不会有多大进步。刘芳暗笑,原来凌芸也有耍小孩子脾气仼性的时候。麦杨子左思右想觉得这样下去不是办法,找来几个最好的哥们给他出主意。几个哥们听完麦杨子的述说,不约而同都嚷了起来 ,一个说 : 杨子,你多少岁了,还在玩爱情游戏吗 ? 另一个说 : 那女人有50岁了吧 ?麦杨子说 : 我问过阿芳了,她女儿研究生毕业后都工作了,应该只比我小几岁吧,我们的年龄还是很合适的。这下子几个哥们的眼睛都发直了 : 你要把你那个二奶换成她吗 ? 只听说越找越年轻的,你怎么倒过来了?麦杨子不禁有点垴羞成怒 : 你们不要乱说笑话,我是认真的,我是真的喜欢她。众人看见麦杨子真的生了气,马上都闭上了嘴。其中一个号称 " 智多星 " 的只好圆场说 : 不如我们把她约出来吃个饭,看看她倒底是个怎样的人再做决定吧。大家伙都说这个办法好,也都很想见见究竟是个什么样的女人,把个万事不经心的麦杨子弄得五迷三道。刘芳接到邀请后很痛快就同意了,她也希望凌芸能参加聚会。一方面是街坊邻居很久不见想叙叙旧,另一方面是她想好友能多认识几个人,毕竟她丈夫已经去世这么多年了,感情上最好也能有个归属。凌芸呢,在女儿参加工作后精神上压力减轻了很多,心情也舒畅了,对朋友间的聚会不再那么抵触,也答应了刘芳的邀请。


  韩梦是一个美丽清秀的女孩。由于母亲在怀胎时,患了很严重的传染病,再加上早产,因此当她出生时,就是个先天性的聋哑婴儿。韩梦的童年时光,都是在无声的世界中渡过的。她的父母亲为了治疗她的病,跑遍了全市各大医院,甚至还专程去了北京最有名的医院,但是得到的诊断结果都是一个,那就是她永远都不可能听到任何声音,永远也不可能说一句话。虽然父亲和母亲非常难过,但还是没有放弃,毕竟孩子是他们的心头肉,就算韩梦是个残疾孩子,也仍然盼望将来能有奇迹发生。
  韩梦从小就乖巧可爱,善解人意。她拥有一副窈窕柔软的身材和一颗晶莹剔透的心灵。她从来都不惹父母生气。每当看到母亲为了她的残疾落泪时,她总是会用小手替母亲擦去脸上的泪花,然后又用两只手在自己心口处摆成一个心形,又摇摇手,意思是让母亲不要为她难过。
  韩梦有一双美丽的大眼睛,就像夜空中最亮的星星,虽然有时也会闪过淡淡的忧伤,可是大部分时间却充满了天真和欢乐。她的脸上总是带着花一般的笑容,似乎那无声的世界对她一点儿也没有影响。
  为了能和韩梦进行交流,父母早早就请来了残疾学校的手语老师,不但教会了自己,而且也教会了韩梦。
  韩梦第一次用手语表达,就是这样面带微笑,对父母亲说:“爸爸、妈妈,不用为我伤心。我虽然听不到声音,也说不出话,可是我还有一双眼睛可以看世界。爸爸、妈妈,我爱你们!”
  看着女儿还不太娴熟但却非常认真的手语动作,父母对她的爱就像溶化了一样。母亲将韩梦紧紧搂在怀中,泪水再也忍不住了,就像小溪一样涓涓流淌。
  面对这么善良懂事的女儿,父母的心都快被揉碎了。他们不止一次自问,老天为什么这么不公平,就不能给女儿一个健全的身体?
  有一次,父亲对母亲说:“女儿这么好,我们一定要帮助她实现她的梦想。”
  父亲理解女儿的心,知道女儿拥有和其他孩子一样的梦想,虽然她从来都没有提起,但是他能感觉到。
  母亲听后,毫不犹豫地点头同意了。
  
  二
  韩梦到了上小学的年龄,父亲便送她进入了市残疾儿童中心小学的聋哑班读书。韩梦在学习上非常刻苦,各门功课全都名列前茅。孩子的优秀,也宽慰了父亲和母亲的心。
  这一天,韩梦放学回家后,非常兴奋地用手语向母亲说:“妈妈,市歌舞团的大哥哥和姐姐们明天要来我们学校进行慰问舞蹈演出,同学们听后都非常高兴。其实,大家早就盼望着能看到高水平的舞蹈了。我也特别喜欢舞蹈,明天我要好好看他们的演出。”韩梦兴奋地用手语说完,就去做作业了。
  望着女儿的背影,母亲心中突然涌动出一股想要痛哭的感觉。
  韩梦从小就非常喜爱舞蹈。每次在家看电视时,只要是有少儿舞蹈节目,她都会目不转睛地看着,从她眼睛里流露出的是一种渴望和期盼的目光。有时候,韩梦还会一个人躲在自己的屋中,模仿电视里的舞蹈动作,一遍又一遍地做着。虽然她的动作很不规范,但是那股认真的劲头却比电视节目里任何一个孩子都要强。
  残疾小学没有舞蹈班,也没有舞蹈课程,但这并不妨碍韩梦对于舞蹈的热爱。
  有朝一日,能够穿上美丽的舞蹈服装,并且在舞台上自由快乐地跳舞,这是韩梦心中最大的梦想,可是她从来都没有向父母说过,因为她心里知道,自己是一个聋哑孩子,和社会上的那些舞蹈班老师在交流上存在着障碍,又怎么能够学习舞蹈呢?一想到这,韩梦就把自己关在屋中,一个人对着镜子黯然神伤。
  其实,她的心事,父亲和母亲早就知道了。为了满足女儿的梦想,父亲曾经瞒着她,去过市内多家舞蹈学校,无论是私立的还是公立的。可是当父亲提起自己的女儿是个聋哑孩子时,这些舞蹈学校的老师们全都不住地摇头,然后就婉言谢绝了。父亲知道这是因为语言上的障碍,毕竟韩梦是个聋哑孩子,听不见老师说出的话,也说不出自己的任何感受,而这些舞蹈老师也都不愿意为了一个聋哑儿童专门花费时间和精力去学习手语,来和她交流。哪怕父亲提出愿意在旁边给韩梦当翻译的请求,她们也不愿意。
  每次父亲失望地回到家,不用说话,母亲也全都明白。
  “如果孩子能学习舞蹈,那该有多好呀!”母亲一想到孩子的心愿,泪水就忍不住地又流了下来。
  
  三
  第二天,还是这个时候,女儿放学回家了。
  “爸爸、妈妈,今天市歌舞团的那些大哥哥和大姐姐们来我们学校演出了。他们跳得可好看了,尤其是那些大姐姐们,穿着白色的舞蹈裙,在舞台上就像白天鹅一样美丽。我们都给他们一遍又一遍地鼓掌,最后还跟他们合影留念呢。说心里话,我太喜欢他们的舞蹈了。”韩梦高兴地用手语表达完后,又在心口上连续摆出了好几个“心”形图案,表示非常喜欢的意思。
  “孩子,你喜欢就好。”父亲也对她手语说。
  “爸爸,我要学习舞蹈。”韩梦突然用手语说。
  “你是个聋哑孩子,能学习舞蹈吗?”父亲想起以往去那些舞蹈学校的事情,犹豫着说。
  “聋哑孩子为什么就不能学习舞蹈?我热爱跳舞,为什么就不能学?”韩梦一反常态,这次竟然倔强地用手语表达。
  “孩子,实话告诉你吧。其实我已经问过好多舞蹈学校的老师了,她们说你是个聋哑残疾孩子,在交流上存在障碍,是不可能学习舞蹈的。”父亲叹了口气说。
  “谁说残疾孩子就不可以跳舞了?”韩梦继续用手语说,“我问过市歌舞团的领队王老师,她说我的身材和气质,完全就是一块跳舞的材料。王老师还说,交流不是障碍,只要你真心想跳舞,哪怕就是没有腿,也一样能跳舞。”
  “王老师真是这样说的?”女儿的话燃起了父亲和母亲心中的希望,因为能让女儿圆一个舞蹈的梦想,也就如同圆了他们一个心愿。
  韩梦闪动着大眼睛,非常肯定地点了点头。
  “虽然王老师这么说,可是谁来教你舞蹈呢?”父亲一想到被那些舞蹈学校拒绝的事情,又担忧起来。
  “王老师说了,她愿意亲自教我。”韩梦用手语毫不犹豫地回答。
  “是吗?那太好了。如果王老师真愿意教你跳舞,我和你妈妈全力支持你。”父亲立刻高兴地手语说。
  “王老师还说了,如果你们没有意见,那么什么时候去市歌舞团找她都行。”韩梦比父亲还要急切地用手语说。
  “好,这周四下午你没有课,我和你妈一起陪你去。”父亲毫不犹豫地用手语对韩梦说。
  “爸爸、妈妈,你们真好。”韩梦听了,高兴得蹦蹦跳跳的,小脸也洋溢着笑容,简直开心极了。
  
  四
  周四下午,父亲和母亲带着韩梦来到了市歌舞团,见到了王老师。
  王老师的年龄大约三十多岁,拥有着高挑清瘦的身材和迷人的气质,显示出一个成熟舞者特有的魅力。王老师曾经是市歌舞团著名的舞蹈演员,在全国都很有名气。她现在由于年龄的原因,已经很少在舞台上跳舞了,主要精力都放在舞蹈节目的编排和培养少年舞蹈人才方面。
  王老师非常热情地接待了韩梦一家人。
  “无论从身体条件还是形象气质,你们的女儿完全是一块跳舞的材料,我非常看好她。”王老师非常坦诚地对韩梦的父母亲说。
  “那么,王老师愿意教我的女儿学习舞蹈?”父亲问道。
  “我愿意教她。”王老师点了点头。
  “可是,我的女儿是个聋哑孩子呀。”父亲的眼中闪过一丝忧郁。
  “这个没关系,语言不是障碍,我会和她进行交流的。”王老师充满自信地说。
  王老师转过身,突然用不太熟练的手语向韩梦说:“韩梦,欢迎你。”
  韩梦立刻高兴地用手语回答说:“王老师好。”
  “王老师,你怎么会手语?”父亲见了,有些惊讶。
  “我们歌舞团在去残疾小学演出前,特意跟手语老师学习了一些常用的对话动作,为的就是能够在演出时,能和这些残疾孩子进行一些简单的交流,所以我也就学会了一些。”王老师微笑着回答。
  “王老师能教我女儿学跳舞,我太感谢了。”父亲激动地说。
  “你不用感谢我,要感谢就感谢韩梦吧。那天演出后,是她主动找我,用手语向我表示。我虽然对于她的手语动作有些不是很理解,可我还是能感觉到,她对我说她非常喜欢跳舞,并恳求我能够教她。你知道吗,为了能让我答应,她甚至模仿了我们团的几个演员在台上的舞蹈动作。她很聪明,领悟力也强,虽然这些动作不是很标准,但是跳得很用心,也特别优美。尤其是有些高难的动作,她竟然也能熟练地完成。我当时看了很惊讶,就问她是不是以前学过,她说从来都没有学过任何舞蹈。她还跟我说了,只是因为太热爱舞蹈了,她就在家里,自己模仿电视里的那些少儿舞蹈动作偷偷地练习。时间长了,也就学会了。我当时很为这个孩子的毅力所感动,就决定教她舞蹈了。”
  王老师说完,用手语对韩梦说:“我愿意教你舞蹈。从现在开始,你就是我的学生了。我的舞蹈课在每周的星期六下午,地点就在市歌舞团院内,从这周六开始,你就来上课吧。”
  “好的,谢谢王老师。”韩梦高兴地用手语对王老师说。
  
  五
  在市歌舞团,王老师拥有自己的舞蹈班和舞蹈教室。她的学生都是市歌舞团优选的小学员,年龄和韩梦差不多大。虽然这些小学员的人数不是很多,但每个人都非常优秀。在其中,有一个女孩名叫姗姗,年龄比韩梦大一岁,舞蹈跳得最好。姗姗跟随王老师学习的时间最长,也非常受王老师的器重。
  第一次上课时,韩梦正好赶上王老师辅导学生们排练节目。
  当韩梦看着那些女孩子就像小燕子一样轻盈的舞姿,以及各种舞蹈基本功的熟练和扎实,她心中感到了巨大的压力。
  韩梦是个自尊心很强的女孩,她不想落在别人的后面。
  看到韩梦来了,王老师终止了排练,对所有的学生介绍说:“同学们,我向大家介绍一位特殊的新同学。她叫韩梦,是个聋哑孩子,而且以前也从来没有正规地学习过舞蹈,但是她和你们一样,非常热爱跳舞。从今天开始,她就是你们中的一员了。我希望,你们不要歧视她,要用你们的爱心去鼓励她和帮助她。”
  “韩梦,不要气馁。我和同学们都会帮助你,大家都是你的朋友。” 随后,王老师用手语对韩梦说。
  “韩梦,我叫姗姗,愿意做你的朋友。”姗姗第一个走到韩梦面前,竟然也能用手语对她说。
  “我们都是你的朋友。”紧接着,所有的孩子都向韩梦做着同样的手语。
  韩梦看出来,大家都是发自内心的表达。
  “她们的手语都是我教的,而且她们也真心愿意和你做朋友。韩梦,你不用担心听不到我讲课的内容。上课时,我会在跟她们说话的同时,用手语与你交流。”王老师又对韩梦说。
  “我们也都可以和你进行交流。在这里,你不会感到孤单的。”同学们也纷纷用手语表示。
  “谢谢老师,谢谢同学们。”韩梦心中满满的感动,此时早已热泪盈眶了。
  韩梦从小就是一个坚强的孩子,即使面对无声的世界,她也从来都没有哭过,可是今天面对大家的真诚,她第一次流泪了。
  韩梦非常重视这次跟随王老师学习舞蹈的机会,也学习得非常刻苦。她没有任何舞蹈的基础,跟同学们相比,动作做起来既不标准,又非常吃力。但是,她却是聪颖的,每一次王老师教给她的动作要领,她都深深记在脑海。而且,她还有一双善于观察和领悟的眼睛,将周围同学们所做动作的技巧全都看在眼里,也记在心上。
  从第一天上课,韩梦就下定了决心,一定不辜负王老师和同学们的一片热情和关怀。当然,为了实现自己心中的梦想,她也要努力。
  为了防止自己时间长会忘记,韩梦还专门准备了一个笔和本,每次上完课,她都要把王老师讲课的要领和自己的心得体会记在本子上。每天晚上,她除了完成学校里的功课外,临睡觉前,还要把本子拿出来,一边看,一边在屋里默默地练习从王老师那里学到的舞蹈动作。
  王老师对韩梦也特别用心。她为了韩梦,不但学会了所有的手语语言,而且还总是不厌其烦地为她耐心讲解自己所教的每一个动作,如果韩梦听不懂,她就亲自做示范给她看。对于舞蹈的基本功,王老师更是手把手地教她,有时为了完成一个最基本的动作,她会帮助韩梦反复练习很多次,才能让韩梦掌握。
  不仅是王老师,所有的同学也都愿意和韩梦在一起,帮着她完成各种舞蹈基本功和动作。同学们的帮助,让韩梦的心里始终像充满了阳光一样。
  几个月后,韩梦的舞蹈水平已经突飞猛进了。
  
  六
  在一次上课时,王老师满面春风般对同学们说:“告诉你们一个好消息,虽然现在距离六一节还有两个月的时间,可是为了庆祝六一节的到来,市政府准备举办一场全市规模的少年音乐舞蹈大赛,我已经为你们报名参加了。这次比赛竞争将会是非常激烈的,因为来自全市各个艺术和舞蹈学校的孩子都会参加,而且参赛的舞蹈也都是最好的。这也将是一次盛况空前的舞蹈大赛,最后根据评委老师的打分决出最终的冠军。获得冠军的舞蹈和团队,将会代表本市参加全省的少年舞蹈大赛。据说,这次舞蹈大赛的评委都是由舞蹈学院的老师组成,打分也非常严格。为了参加这次大赛,我为你们精心设计编排了一个舞蹈节目,名字叫做《飞翔的梦想》。这是在音乐的伴奏下进行的舞蹈,你们必须配合音乐来完成。其实,真正的舞蹈是离不开音乐的,只有在音乐下起舞,才能给人以视听的优美感受。因为你们是代表市歌舞团演出的,所以格外受到评委老师和市领导的关注,打分也会更严格。为了完成这个舞蹈,也为了充分展示你们的舞姿,按照我的编排,虽然大部分时间,你们都是在领舞的带领下进行的合舞,可是每个人都还会有一小段像燕子一样腾空飞翔的独舞展示动作,这组独舞代表着你们的梦想在飞越。当然了,合舞还是这个舞蹈中最主要的部分,因此领舞就显得至关重要。领舞的同学不但动作要最优美,而且还绝不能有一点失误。我决定,让姗姗作为领舞,其他同学配合姗姗一起完成这个舞蹈。从今天开始,我们就正式排练这个节目。我希望你们能够把这个节目排练好,拿出最好的状态,争取赛出最好的成绩。”

刘芳退休以后,没有了工作中的紧张忙碌,她觉得生活平淡无聊,于是她想做一件以前从未做过的事情,想来想去,最后还是选择去学跳舞,既热闹又锻炼了身体。

刘芳到老年大学的舞蹈学习班报名,在那里意外地遇见了凌芸。

凌芸的丈夫十年前因遭遇意外车祸身受重伤,被送到刘芳工作的医院,虽然医务人员想尽了一切办法抢救,仍无力回天,凌芸闻讯赶到医院时,她丈夫已经咽下了最后一口气。当她看到了被白布遮盖的丈夫时,一点声音都没发出来,直接就晕倒在病床前。刘芳那时已经是个医疗经验丰富的大夫,她帮助凌芸苏醒过来后,白芸只睜着空洞无神的眼睛,一句话也不说,对外界的一切似乎都没有了反应。

刘芳看着白芸十分美丽的容颜,心里觉得很难过,她知道凌芸对这个突如其来的变故难以接受,仼何安慰的语言对她来说也都不会产生效果。但是人的各种情感如果不能通过正常的管道宣泄,无疑会带来精神上的隐患,特别是在凌芸的踫到这种强烈刺激的情况下。在凌芸离开医院时,刘芳开了一张处方,叮嘱她一定要按处方医嘱治疗。

凌芸怔怔地抓着处方,直到回到家中才打开来看,上面写着五个字: 哭出来,好吗? 凌芸紧紧地盯住那几个字,终于流出了眼泪,放声痛哭了一场。此后,他们就成为了并不经常往来的朋友。

每次看到凌芸,刘芳都要感叹老天的不公平,它把可以使女人美丽的一切都给了凌芸。凌芸的肤色外貌身材均无可挑剔,但她并不像许多漂亮的女人那样似一朵刺人的玫瑰。她很少笑,脸上永远是恬静温和的表情; 她的美是那种超凡脱俗的美,仿佛不食人间烟火的仙子来到了红尘,时间似乎在她的身上也停止了流动。

TAG标签: 冠亚体育
版权声明:本文由冠亚体育发布于两性话题,转载请注明出处:【风恋】心中梦(小说)